脱钩之鱼不拢窝。那是其亲历惊险不敢重蹈复辙之故,但为何另外的鱼也陪同难聚窝了呢?有专家表明是鱼有侧线感知及“惊液”告警的避险本能。然而,湖北刘定龙钓友通过了实验后认为“惊液其实不惊鱼”,对此,本人持差别意见。 此看法由于2003年春末一次垂钓的偶然发现。那次我在本地华一水库钓了两条鲤鱼、一条草鱼,分装在两钓点的A、B两鱼护中,被本人抠破鱼鳃,造成它躺在B护中还不时流血。没多久,就听得相隔十来米远的A护中的鲤鱼反抗得特凶,本人过去一看,原本是草鱼流的血作怪――唯有淡红的鱼血一泛近A护,那里面的两条鲤鱼便激烈挣扎。 当时本人想这应该是所谓的“惊液”效应吧,也没太在意。 直到拜读了2003年《上海钓鱼》第十期文章《鱼是怎样受惊的》,这才想起鱼血惊鱼的那档子事儿来。于是本人又拉拢垂钓试了几十次,其结果(见附表)使本人对刘先生关于“惊液并不惊鱼”的效果产生了疑难: 附表 实验时刻2003.10.122003.11.152003.11.16 实践水体自然水域自然水域自然水域 实验物活体鱼血活体鱼血死鱼血 实践鱼种鲤鱼草鱼鲤鱼 试验效应鱼护中的鱼剧烈反抗同上鱼护中的鱼摆头回避鱼血,但不强烈反抗 钓点鱼情试验后约160分钟无鱼试验后整个下午无鱼实验后约40分钟无鱼 起源是刘钓友捣鼓的鱼内脏中含不含“惊液”活性物质,或者说其含量达没到达足够吓跑鱼的浓度;同时,刘先生是先杀死鱼,次要再取的“试验物”(即鱼内脏),试想,鱼死了还能分泌并释放“惊液”吗;再就是“居然诱来了黄颡和鲶鱼”,而这两种鱼都是嗜血摄荤之徒,当然诱得来而惊不跑。 综上所述,刘钓友的实践手法及得出的结果应该是站不住脚的,但这并没有说彼非我是。由于咱们作为普通钓鱼人,对这类颇为专门的麻烦,确实“不如技术家陈说得确切”;而自己的实践观察后果也大概受地域、水体及鱼种等要素的影响,呈表达出必然程度的非必然性,还计划科技家们来帮助探讨并注明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