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:天赐以死明心志 血染魁拔表示真机

上回书说道,天赐偷了家里的银子,气得张大娘老泪纵横,难过不已。这还不算完,天赐保持说疯钓鲫没有骗他,又说起了他和武松有缘。这可给两家的大人吓坏了,要理解这武松可是水泊梁山的好汉,原来跟蔡京、高俅,杨戬、童贯这四大奸臣对着干。虽说他跟着宋江投奔朝廷招了安,然而这四大奸臣心狠手辣还是不让放过他们,毒杀了宋江、李逵等人之后,还派人不断四处搜查其他好汉的下落。那是抓到整个毒害一个,就连和梁山好汉亲近之人也不肯放过。

张大娘听闻天赐所说,内心恐惧,心里发慌,她觉得天赐拿回的这些东西带着不祥之兆,为了全家人着想,这将要把秘笈和鱼竿一起烧掉。

天赐他可不干啊!抱着他娘的腿是嚎啕大哭,苦苦命令。哪怕这般也没能打动张大娘的心,眼见张大娘点着了火,这就要开烧了。天赐他不明白从哪里来的勇气,疯了一样地站起身来,一把从他娘的手中抢回《魁拔秘笈》,奔着门框一头就撞了上去。哐!的一声响,只觉得门框都在晃动。顿时,天赐的脑门上鲜血直流,喷涌而出,他头一沉,便摔倒在了地上。

这都把张老汉、张大娘、吴二哥、吴二嫂四个大人给吓傻啦!谁会想到天赐极度多个孩子性情会如此这般的刚烈,竟然为了一本破书和一把鱼竿以死来明志。

天赐哥!天赐哥!你快醒醒!你快醒醒!呜!呜!呜!文臣和武将两兄弟抱着天赐哭得昏天黑地,死去活来。

张大娘缓过神来,扔下手中的鱼竿,痛不欲生的大声喊道:天赐,本身的儿呀!你可不可以有个三长两短呀!留下本身和你爹可如何活呀!喊完眼前一黑,这也昏倒在了地上。

张老汉这下子更傻了,老伴儿和儿子都昏死在地上,也不理解该去照管哪个好了,一个劲地搓手跺脚叹着气。吴二嫂还算平静,她抓紧扶起张大娘猛掐人中,又让吴二哥舀来一瓢凉水,鼓起腮帮仰脖喝了一大口,噗!一口水喷在了张大娘的脸上。就见张大娘长缓一口气,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全身没有了极度少力气。张老汉见状,和吴二哥一起把她抬上了炕,让她先做睡觉。

天赐伤势不轻,脑门上还在流着血,鼻孔虽有气息,仍是昏沉不醒。再看他手中的《魁拔秘笈》已被他的鲜血渗入染红,张老汉想把秘笈从他手中取下,硬是没有拽动,类似这本秘笈早以和天赐的血肉长在了一起。吴二嫂拿来金疮药给天赐敷上,用棉布给他头部包好,把他也给抱上了炕去。

张大娘看着身旁的天赐,想起身又没有力气,给她懊悔的又是默默地流眼泪。文臣和武将坐在天赐身旁也在哭鼻子。吴二嫂也是见不得眼前的场景,眼泪噼里啪啦的直往下掉。张老汉和吴二哥多个老爷们蹲在门口长吁短叹,唉声陆续。

天赐紧闭着双眼,只感到眼前一片血红。他想睁开眼睛,怎奈眼皮有如万斤闸门,几经反抗分毫未动。

他眼前突然闪出一副画卷:深山老林,白雪皑皑,一池清水,白雾蒙蒙。一闪,又是一幅画卷:巨浪滚滚,奔腾不息,尘土飞扬,浊浪排空。一闪,又是一幅画卷:皓海烟波,风轻云淡,仙乐飘飘,龙飞凤舞。一闪,又是一副画卷:山石陡峭,雨丝霏霏,神兽嘶吼,玉竹林立

天赐哥你终于醒了!

天赐睁开双眼看着身旁的文臣和武将,他轻轻一笑,精神恍惚,犹如还没有从梦中清醒。猛然间,他想起了《魁拔秘笈》,连声问道:自己的秘笈呢?我的鱼竿呢?

秘笈在你手里攥着呢!鱼竿大娘也给妳留着呢!天赐哥妳就放心吧!武将抢着回道。

天赐!天赐!我的儿呀!你终于醒过来了!娘给你做荷包蛋吃!张大娘抚摸了下天赐的脸庞,忙着下地给他做饭去了。

天赐这一睡,整整就是一天一夜,他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娘!别烧我的秘笈和鱼竿!娘这让张大娘听的心都碎了,她不了解有多心疼天赐这么多个孩子。心想:天赐打小就没有亲爹亲娘,可不可以再让他受委屈了,只要是他喜欢,唯有是他人好好的,他爱咋地都行。

欢迎留言